本地最新新闻

宁夏红易主疑云背后:上市梦想与债务风波

  2019年11月底,宁夏银川的大街上已经少见绿色。在街头的店铺中,不时能看到一些饭馆大门或匾额上的“宁夏红”标志。

  “宁夏枸杞,宁夏红”、“每天喝一点、健康多一点”,借助央视广告,宁夏红枸杞酒曾一度在全国家喻户晓。不过,2014年以后,一度传出将要上市的宁夏红却声音渐消。

  鲜有人知的是,宁夏红在2018年悄然“易主”。2019年11月29日,新京报记者来到宁夏红枸杞酒的生产地,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目前宁夏红旗下两家工厂均已经纳入宁夏钢铁集团。资料显示,宁夏钢铁集团的实际控制人为曹广江。

  控制权变更后约一年时间,宁夏红的前后两位老板对簿公堂,宁夏红控制权陷入争夺战。宁夏红曾经的实际控制人张金山对新京报记者表示,目前宁夏红的商标、工厂等资产,为曹广江“套路贷”所得。而曹广江对新京报记者回应称,自己只是“担保着担保着,就成为了(宁夏红)股东”。

  11月底,新京报记者前往宁夏银川、中卫两地,与当事人直接对话,走访工厂、当地经销商,试图打开股权争夺的“罗生门”,还原知名品牌宁夏红危机的前世今生。

  数年上市路未果,员工曾买“原始股”

  “天下枸杞出宁夏,中宁枸杞甲天下。”作为曾经的枸杞酒第一品牌,宁夏红的诞生与发展都与中宁当地著名的枸杞产业有着直接关系。

  2000年,张金山接手中宁县一家濒临倒闭的枸杞酒厂,以拯救当地枸杞产业。这家工厂即后来的宁夏红中宁枸杞制品公司前身(下称“中宁枸杞公司”或“中宁枸杞”),日后成为了宁夏红枸杞酒的核心生产基地。

  据张金山讲述,其接手后没多久,宁夏红的发展即出现转机。2002年,张金山将宁夏红品牌带到央视打广告,自此宁夏红渐渐为国人所知。同年的春季糖酒会上,宁夏红更是创造出两天签约6.8亿元招商合同的纪录。

  据媒体报道,2004年,宁夏红曾引进新加坡金树投资公司、中国企业有限公司等战略投资者,计划运作2005年在新加坡上市,不过计划后来因公司发展目标改变而取消。2012年-2014年,宁夏红多次提出上市计划。2014年宁夏红再次提出“将在三年之内IPO,2020年冲击百亿销售规模。”

  中宁县宁夏红工厂目前的负责人张建波在宁夏红工作有20多年,据其叙述,2016年时因当时公司说要计划上市,自愿购买原始股,自己出资15万元。2017年时,还依然有一些员工购买“原始股”。

  12月2日,张金山对新京报记者表示,当时因为要上市,部分员工以“债转股”的形式购买原始股,原本计划在公司股改时变更股权关系,但股改最终没有成功。

  宁夏红以上市为由向员工募资多少?在张金山提供的收购协议(2018年4月签署)中有对外负债情况显示,宁夏红神杞股权投资管理中心(有限合伙)、宁夏红美杞股权投资管理中心(有限合伙)、宁夏红传杞股权投资管理中心(有限公司)共同为债务主体,对债权人“员工借款”的欠款有4731.139万元。

  债务危机爆发,宁夏红核心公司曾被申请破产

  股改折戟的背后,是宁夏红突然爆发出债务危机。

  天眼查信息显示,张金山当前直接持有5家公司股权,其中,香山酒业(集团)有限公司(下称“香山酒业公司”)和宁夏红枸杞产业集团有限公司(下称“枸杞产业集团”)分别持有中宁枸杞公司46.33%和53.67%的股份。张金山称,这三家公司都是实质资产较多的公司,其中中宁枸杞公司是宁夏红品牌的核心公司。

  按张金山的说法,宁夏红2018年以前经营正常,即便是银行债务一时还不上也能通过申请展期解决。在宁夏红企业经营过程中,一直存在“倒贷款”的行为,但一直没出过问题。之所以债务会集中爆发,源于一笔1800万元的债务纠纷。

  张金山告诉记者,2017年9月份,因浦发银行抽贷,白山新闻网,宁夏红公司突然还不上欠宁夏开拓公司的一笔1800万元的借款。天眼查资料显示,宁夏开拓商贸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为曹波,曹波持有该公司100%股权。

  张金山称,2017年10月起,曹波及手下开始频繁跑到张金山处催账,并多次使用坐办公室、拨打骚扰电话等手段。因为该事件属于债务纠纷,张金山报警后警方也无法介入处理。为解决纠纷,2017年12月,张金山主动找到了曹波的叔叔、宁夏钢铁集团董事长曹广江,请其出面代为说和。

  2019年11月28日,新京报记者在宁夏中卫见到曹广江。曹广江向记者证实,张金山曾于2017年12月向其请求,“让曹波不要来家里要债。”

拉拉社区聊天室.寻仙红甲大将军
转载请注明:http://picibi.net/jiangyuan/7599.html
拉拉社区聊天室.寻仙红甲大将军